今天是:
职工文苑
最近更新
在“看见”中成长——读《看见》有感
编辑日期:2017-7-4  作者:王建露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看见》是知名记者和主持人柴静讲述央视十年历程的自传性作品,描述一个记者的十年记录片段和成长,2013年出版。书中有这十年来所发生的重大的公共事件,如非典、两会、汶川地震、北京奥运、华南虎照片事件、药家鑫事件等的亲历记录。她在书中敞开自己的思考与内省的过程,可以看到其间作者自身精神成长的过程。正如她自己所说:“采访是生命间的往来,认识自己越深,认识他人越深,反之亦然。”“看见”的过程,一方面是探寻社会,挖掘事件深处的真相,了解或者说试图理解其中各人物角色的想法的过程,另一方面,更是矛盾冲突中认识自己、与自己相处的过程。

    一开始我是将《看见》作为睡前读物而翻看的,不料却经常看得睡不着,越发精神起来,因为有太多地方需要用心去思考,于是后来我改用了朗读的方式。从学校毕业后,我很少有再去朗读文章,不过近来慢慢发现朗读很有益于身心,再说这本书的内容虽然不是很适合朗读,但它语言平实,娓娓道来犹如家常,而且朗读的速度相对比较慢,这就有了思考的时间。就这样,在朗读声中,我在《看见》中“看见”了曾经偏执但自省、坚韧的柴静;“看见”了智慧深沉、用生命工作而无暇幸福的陈虻;“看见”了新闻深处不忍直视的真相,那些带着伤痛的生命;“看见”了卢安克“无能”的巨大力量……在这个“看见”的过程中,我的脑海中会不经意地浮现自己的世界,所经历的事,出现在生命中的人,温暖的,深刻的,或曾经模糊的,一一被温柔擦拭,看得见星光点点。

   《看见》出版后,有褒有贬,随即柴静的各方面信息也被多种挖掘和评价——在信息泛滥的今天,你要学会选择你所想看到的。我在《看见》中,看到的是作者的奋进和努力。

    有一次,柴静采访在中国乡村教育留守儿童的德国志愿者卢安克,在与其中的孩子接触相处时,因为她目的性和策划性的行为,以及个人对不同孩子有偏爱的性格,被内心敏感的小孩察觉故而不友好、不配合,在现场实录的镜头前,她的采访做得艰难而尴尬。这时候,她马上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对自己的缺点能赤诚面对,这就是勇气。而要克服这个顽固的障碍,在一次次挫败感中继续坚持,需要更多的毅力和辛苦。柴静没有放弃,而选择了跟自己较劲,辛苦但坚韧,逐步看到了进步和希望。自我怀疑和气馁的时候,她问卢安克:“我怎么老没办法改变我的弱点?”卢安克回答:“如果那么容易的话,还要这么漫长的人生干什么呢。”

    柴静写陈虻的一章,我深有感触。陈虻是央视新闻中心评论部副主任,算是柴静的导师,从招柴静进台,直到因癌症过世,一路指点和鞭策着她。他身上有自身独特的深沉和智慧,也有着深深的时代的烙印——他们那一辈的人,很多都有着满腔热血,心里深埋着一种信念,这种热血和信念高尚得让我们这一代的人不尽理解。“你不把命放进去,你能做好事情吗?!”遇到过这样的人和事,他们会在你心里永留一种温度。这种温度让你心里有一盏灯在那亮着,远远的,却给人力量,在迷糊的时候因为看到它的闪烁而不会跑偏。遇见这种温度是福,柴静有她的福,我也有我的福,唯有珍惜和不辜负。

   《看见》一书传递的东西很多,家国社稷,人生哲学,融入在其采访记录中。谈到理解与感受,“做新闻,就是和这个时代的疾病打交道,我们都是时代的患者,采访在很大程度是病友之间的相互探问”。真实并具有感染力的采访必然是深入人心的,这需要采访者理解采访对象。“理解的基础是感受。人能感受别人的时候,心就变软了,软不是脆弱,是韧性。”新闻采访,接触的是各式人群,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年龄和性别,不同的生活背景和环境,在极大差异中她试着去感受,去理解,才能抵达新闻背后的真相。这样的感受力和理解力其实每个人都有,只要用心。以此对待身边的人和事,生活何尝不是会变得更加美好。

    在一路的看见、思考、挣扎和努力完成中,我们得以一步步成长。就像陈虻对柴静的评价“变宽厚了”,这种宽厚来自于我们终会慢慢学会不再总以“我”出发,去随意评断,而是能认识到,世界总是一定比每一个个体所看到的都要更丰富。它比个体看到的世界复杂,也比个体看到的世界简单。这种宽厚也会让我们心里存下深海荒原,不被高楼、雾霭遮挡,看到夜空永恒的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