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职工文苑
最近更新
对全局经济工作的一些思考
编辑日期:2017-5-24  作者:方晓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在局经营发展处工作三年有余,陆陆续续参与完成了一些经营管理方面的事务,虽然没有直接的实践经验,但是也深刻地感受到全局在经济工作方面的探索。从单一地质勘查到多种经营;从企业国有独资到试行职工入股实现股权的多元化,再到职工的退股;从重视考核收入到重视考核收益等。面对改革发展的机遇,我们一直顺势而为;面对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的大势,我们始终主动求变。

    本人结合自身专业,立足岗位,对地勘经济当前以及未来发展趋势有两点判断;对我局经济工作存在的问题有两方面认识;对如何解决问题有两个想法。

    一、两点判断,两个坚持

   (一)地勘行业具有强周期性,要坚持地勘主业地位

    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所需矿种的不同,相应的地勘重点也不同。我们知道过去十年一直集中寻找与重化工业、基础设施等密切相关的矿种。勘查投入一直到2012年均处于快速上升阶段,2012年后,相关产业发展停滞,所需矿种的投入也迅速下降。地勘行业的下一周期在于两个方面:第一,由于产业转移作用,后发国家将会复制原来的发展阶段,曾经需要的矿种将再次成为主流,我们要做的只是耐心等待新兴国家的市场需求。第二,着眼于国内的产业调整升级,专注新兴产业所需的矿种勘查。近年来在内蒙颇受重视并有重要成果的锂矿、晶质石墨烯矿便是例子。而国外的必和必拓更是提前布局钾盐产业,冀图下一个产业必需矿种。虽然地勘行业形势很严峻,有些单位甚至不能抵御这波低潮,但地勘主业的地位不能动摇。无论怎么改革,资源是有限的,地勘行业及与其相关产业这些市场不会消失。

   (二)地勘单位改革大势所趋,要坚持企业化发展方向

    自2015年10月以来,国务院已经相继取消了10项报告编制资质要求,并在四地试行取消除金矿、铀矿、油气、稀有稀土勘查以外其他矿种勘查资质要求。随着改革的继续推进,意味着从勘查设计、野外施工、报告编写、储量核实等全套矿产开采流程不再需要勘查资质,任何具有相应技术能力的个人、公司、单位都将具备从事地质勘查的合法资格,届时市场竞争态势将面临完全不同于今日的局面。另外截至目前,陕西和辽宁两省属地勘单位已经实现整体转企,虽然从网上反馈的数据显示,反对转企的占到53%,其中鲜明反对的占到49%,一方面很多人在情感上无法接受,另一方面也认为在地勘业的冬天不合适转企改革,但是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只有转企才能解放生产力,只是对转企的时间和企业化程度有不同的意见。所以无论是从国家层面的政策还是行业的未来趋势和发展需要来看,我们要坚持企业化方向发展。

    二、我局经济工作中两个方面的问题

    从经济工作观察,我局主要是产权制度和收入分配两方面问题,这两个都是很宽泛的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我只做一些浅显的思考。

   (一)产权制度

    现在全局12家二级单位,共30家企业。在现有的事业体制下,企业基本都属于国有,也就是说,企业没有真正承担风险的所有人,各企业负责人只是经营者或者称为职业经理人,仅仅通过报酬方案的设计来规范经理人的行为是很难有效的。因为企业能创造两种收益,一种是现金收入,另一种是控制权收益,前者可以通过报酬方案控制,而后者只能由拥有控制权的人也就是经理人享有。这样,经理人在经济活动中除了考虑现金收入,也会考虑其控制权收益,导致出现重复建设、盲目建设和退出困难等等问题。比如中韩广场工程损失,是法制观念不强、合同管理不严和监管不到位的问题,更是由产权制度决定的,经理人对控制权收益的考虑,而且并不需要承担真正的风险。试想这个项目是私人企业经营,如果知道手续不全并会导致亏损,也许早就已经退出了。

    我局现有产权制度下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企业赚的利润多是会计利润,不是经济利润。因为经理人在销售收入中所得的份额远大于他们在成本中承担的份额,这种不对称导致经理人的目标函数更可能是销售收入最大化而不是长期利润最大化。全局的大部分企业,如果进行全成本核算,将利息、保险等全部算入成本,几乎没有盈利的,账面上的利润全是会计利润,经济利润为零。这些企业可以说都是在财政的支持下才成长至今,没有财政和局层面的支持,有些单位将很难维持现状。

    在我局地勘单位现在的产权制度下,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单位治理的不完善。在企业治理中,有一个基本的功能,就是选拔具有企业家素质的人领导企业和项目,在一般企业中主要是由股东来承担这个职责。虽然选择企业领导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股东作为企业所有者是有积极性的,因为直接关系到投入资金有无回报。而地勘单位现有的产权制度,只有国家这个虚拟股东,不能像真正的股东那样激励和约束企业或者项目经理人。

   (二)收入分配

    收入分配包括收入、分配和两者之间的关联。

    收入结构不合理。我局近年来实现了超15亿的收入水平,其中勘基和房地产就占到了70%以上,在当前形势下,这两项的不可持续性严重考验收入未来增长动力,而其他产业在市场并没有实现核心竞争力,且市场份额都不大,全局未来收入增长乏力。

    我局在分配中存在三个矛盾:现在和将来、老员工和新员工、团体和个人。现在和将来的矛盾,主要表现在分配重视现在忽视将来,有的单位在效益分配时基本是分光,对未来发展没有资本积累;老员工和新员工的矛盾,主要表现在分配更多考虑工龄,而忽略了年轻人对收入的渴望,无法激发他们的激情;团体和个人的矛盾,主要变现在分配重视团体,重视分配的公平性,而忽略了对有功人员和一线人员的倾斜,无法激发相关人员的热情。分配的核心问题是起到激励作用,而这三个矛盾会降低激励作用。

    我局收入分配方面没有实现价值创造的效果。收入分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解决的就是一个价值创造,不仅实现效率也实现相对的公平,在现在的变革期,更需要实现效率的提升。收入不足必然不能实现较好收益,收益不够必然不能实现满意的分配。反之,分配没有效率,就不能激发生产力,没有生产力,收入必然下降,两者相辅相成。

    三、两个观点

   (一)搞试点

    在现有政策下,要进行产权方面改革几乎不可能,不过可以进行企业治理方面的探索,也就是探索收入分配制度,通过收入分配这个指挥棒发挥激励约束作用。比如选择条件较好的单位进行试点,在收入分配方面制定“薪酬发放办法”、“机关和一线分类考核”、“承揽项目奖励办法”、“业绩考核办法”“竞聘上岗”等文件,通过尝试探索一段时间,力图形成一套可学习、可复制和有效的办法。但是要认识到,不改革产权制度,仅仅依靠企业治理方面的探索还是不能彻底解决发展问题的,有人认为重要的不是所有制,而是公司治理结构,或者认为只要有完善的治理制度就能够像私有企业一样有效率。这个观点是不够全面的,单位不仅要解决治理制度,更要解决的是选择什么样的人来经营的问题和由谁来选择经营者的问题?这只能通过产权制度的改革,形成真正的股东,发挥股东自觉监管的原动力,让股东真正履行职责。其实2003年以后的国有企业改革工作重点就是仅仅完善国有企业治理结构,而没有改革产权,我们可以看到,收效甚微。原因就是没有真正的股东,只有国家这个“虚拟股东”,起不到真正的监管职责。

    现有体制下,既然不能变革产权制度,那么只能重点研究单位治理的激励分配制度。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用什么衡量贡献或者说用什么指标度量其业绩最好?在现有状况下,选择利润作为指标衡量比较符合我局发展的需要。在确定激励目标后,第二个问题是如何进行激励,这个问题实际上可以分为两个问题:“给多少”和“如何给”。“给多少”是指为了激发工作创业热情应给与的报酬,即使形成一线普通员工高于机关中层领导的“工资倒挂”,也是可行的。“如何给”是指如何获得报酬的问题,要解决的是通过“如何给”引导单位和个人努力实现既定的目标,而不是通过弄虚作假等方式。

   (二)重视价值创造

    激励问题或者说分配制度当然重要,我们发展企业不仅仅是为了分配价值,更是为了创造价值。如果仅仅只是解决激励问题,每个企业或项目包干就解决问题了。但这样做的结果是全局整个经济就做不大做不强,失去了增长的发动机。重视价值创造,就需要对全局的各个产业进行整合,通过人财物方面的聚集集合,形成较强的竞争力,现在勘基总公司的模式值得借鉴,全局地理信息、地灾、地源信息、安评等产业可以参考这种模式,局仅进行资本投资,对所投资的资本金行使股东职权,形成进入退出机制,对盈利的加大投入,对亏损的退出股份等方式。